ad01
和平精英名字大全英文 > 財經

和平精英是什么游戏:深信服三年稅收優惠6.8億分紅8億業績暴增恐成曇花

和平精英名字大全英文 www.aijdl.icu //www.aijdl.icu|時間:2018-04-25 14:43|責任編輯:營口熱線|來源: 中國經濟網

中國經濟網編者按:深信服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深信服科技”)于4月4日首發申請過會。擬登陸深交所,保薦機構為中信建投。本次擬募集資金13億元,其中6億元用于網絡安全系列產品研發項目,7億元用于云計算系列產品研發項目。

深信服科技2014年至2017年實現營業收入分別為94,959.15萬元、131,875.83萬元、175,004.68萬元、247,247.45萬元;實現歸屬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凈利潤分別為23,284.97萬元、34,422.31萬元、24,322.28萬元、59,992.86萬元。

數據可見,深信服科技2016年凈利潤較2015年下降了29%,但2017年凈利潤較2016年增長了146%。

對于深信服科技的業績暴增,投資時報分析稱,一旦高昂的銷售費用不能帶來同等的業績回報,深信服的盈利能力將面臨下滑風險。中國經營報則提示深信服科技盈利背后的風險,阿里云、騰訊云和金山云位列前三甲,行業前三甲的企業在當前無一不處于虧損狀態。在此行業大環境下,規模尚小的深信服,其云計算業務卻早已實現盈利,這一反差也引起了業內人士的關注。

深信服科技2014年至2017年經營活動產生的現金流量凈額分別為40,247.63萬元、40,346.25萬元、48,746.00萬元、76,542.85萬元。

深信服科技2014年至2017年應收賬款分別為7,553.18萬元、12,838.54萬元、14,396.90萬元、24,678.91萬元;占流動資產比例分別為7.51%、7.52%、12.16%、11.66%;應收賬款周轉率分別為11.17次、11.48次、11.59次、11.41次。應收賬款余額分別為8,818.44萬元、14,153.30萬元、16,042.55萬元、27,309.85萬元。

值得注意的是,深信服科技2014年至2017年應收賬款賬面余額分別為8,284.46萬元、13,591.16萬元、15,585.56萬元、26,977.23萬元。大部分應收賬款賬齡均在6個月內,但其6個月內計提比例僅為2%。對此,有分析認為,如果按行業普遍的計提比例計提,將吞噬公司更多的利潤。過低的計提比例,無疑存在粉飾業績的嫌疑。

深信服科技2014年至2017年存貨分別為2,710.92萬元、3,376.73萬元、5,137.69萬元、8,765.18萬元;占流動資產比例分別為2.70%、1.98%、4.34%、4.14%;存貨周轉率分別為6.35次、8.32次、8.77次、8.72次。

深信服科技2014年至2017年資產總額分別為161,189.06萬元、215,772.40萬元、210,427.12萬元、294,080.72萬元;其中,流動資產分別為100,536.92萬元、170,816.32萬元、118,394.73萬元、211,684.29萬元。

深信服科技2014年至2017年負債總額分別為63,984.11萬元、104,248.71萬元、89,353.87萬元、117,384.53萬元;其中,流動負債分別為55,623.52萬元、95,823.58萬元、80,498.16萬元、104,730.58萬元。

深信服科技2014年至2017年毛利率分別為84.29%、80.80%、78.66%、75.50%。毛利率連降三年。

深信服科技2015年至2017年稅收優惠合計分別為18,408.82萬元、20,547.21萬元、28,906.20萬元;三年稅收優惠共67,862.23萬元。2015年9月至2018年1月共進行股利分配80,484.48萬元。

中國經濟網記者試圖聯系深信服科技,截至發稿,采訪郵件暫未收到回復。

專注軟件和信息技術服務曾搭建VIE架構并終止

招股書顯示,深信服科技全稱深信服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成立于2000年12月25日,整體變更于2016年12月28日。專注于軟件和信息技術服務行業,主營業務為向企業級用戶提供信息安全、云計算、企業級無線相關的產品和解決方案。公司致力于讓企業級用戶的IT更簡單、更安全、更有價值,憑借十余年的持續創新、優秀的產品和服務,現已發展成為國內具有核心競爭力和市場領先地位的企業。

經營范圍為計算機軟硬件的技術開發、銷售及相關技術服務;網絡產品的技術開發、銷售及相關技術服務;計算機信息系統集成以及相關技術咨詢(以上均不含專營、專控、專賣商品及限制項目);貨物及技術的出口(不含分銷)。

深信服科技控股股東及實際控制人為何朝曦、熊武、馮毅。本次發行前,何朝曦、熊武、馮毅分別持有公司23.40%、20.28%和9.36%的股份,三人合計持有公司53.04%的股份。

何朝曦、熊武、馮毅三人均為中國國籍,無永久境外居留權。

深信服科技原計劃在美國上市,故于2010年搭建了VIE架構,并由境外上市主體深信服科技控股(開曼)于2011年2月向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提交了上市申請材料。后因考慮到發行人開展的信息安全等業務主要在中國境內進行,在境內上市更有利于發行人未來業務發展,且如果將來國家對信息安全等領域的監管政策進行調整,則在境外上市可能對發行人業務發展造成不利影響,故決定取消美國上市計劃。前述美國上市申請已于2012年3月終止,深信服科技控股(開曼)未實現在美國上市,前述情形不會對本次發行上市構成障礙。

2010年8月,深信服有限在境外搭建擬上市主體深信服科技控股(BVI),返程投資企業為深信服網絡并對深信服有限進行協議控制,VIE架構搭建完畢;VIE架構拆除前深信服科技控股回購相關股東股份,同意實施股權激勵計劃,并存在部分股份款項尚未支付完畢情形;2014年6月,深信服有限自然人股東因未辦理相應的境內居民個人特殊目的公司外匯變更登記,分別被處以???0,000元;2015年12月,VIE架構拆除,注銷ShumbaSportLimited(股東王力強)持有的部分股份并終止上述股權激勵計劃。

深信服科技此次擬登錄深交所,保薦機構為中信建投。本次擬公開發行人民幣普通股(A股)4,001萬股,發行募集資金扣除發行費用后,將按輕重緩急順序投資于以下項目:

1.網絡安全系列產品研發項目,項目投資總額60,000萬元,擬用募集資金投資額60,000萬元;2.云計算系列產品研發項目,項目投資總額70,000萬元,擬用募集資金投資額70,000萬元。

深信服三年稅收優惠6.8億分紅8億業績暴增恐成曇花

營收、扣非凈利保持較高增長綜合毛利率逐步下滑引問詢

證監會2018年4月4日發布的第十七屆發審委2018年第57次會議審核結果公告,發審委要求深信服科技說明以下問題:

1、發行人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在境外仍控制或參股多家企業,該等企業沒有實際經營業務。請發行人代表說明保留該等企業的主要原因,該等企業與發行人歷史上的境外股權結構搭建和拆除、員工股份激勵、與投資人投資安排等內容是否還有聯系,該等企業目前所承擔的義務、享有的權利、資金流入流出情況。請保薦代表人說明核查程序、方法,并發表明確核查意見。

2、發行人已在金融、政府、運營商、教育等重點行業以及廣大企業級市場擁有了廣泛而優質的客戶群體。請發行人代表:(1)說明發行人在開展業務、日常運營過程中是否獲取或有可能獲取國家秘密、保密信息、個人信息,是否存在泄露國家秘密、保密信息、個人信息的情況,發行人是否已建立完善的防泄密和保障網絡安全的內部管理制度,該等制度的執行是否有效;(2)對比分析發行人在業務開展、內部控制等各方面是否符合《網絡安全法》相關規定。請保薦代表人說明核查程序、方法,并發表明確核查意見。

3、發行人專注于軟件和信息技術服務行業。發行人部分產品已取得信息安全產品認證證書,報告期內發行人同時還提供相關服務。請發行人代表結合對發行人所提供服務的合同內容、服務實質、相關發票單據記載內容的分析,說明報告期內,是否存在違反相關規定超出資質規定范圍或無資質開展業務的情形,是否存在因此遭受處罰的風險。請保薦代表人說明核查程序、方法,并發表明確核查意見。

4、報告期內發行人營業收入、扣非后凈利潤均保持較高增長且毛利率較高。請發行人代表說明:(1)發行人毛利率較高的原因以及合理性;(2)主營業務高毛利率是否具有可持續性,綜合毛利率逐步下滑的原因及合理性;(3)營業收入與凈利潤變動不一致的原因和合理性。請保薦代表人說明核查程序、方法,并發表明確核查意見。

5、發行人渠道代理商客戶分散度高、訂貨頻率高、單筆訂貨金額較小,渠道代理銷售收入占主營業務收入的比例高。請發行人代表說明:(1)渠道代理銷售收入占比較大的原因及商業合理性;(2)渠道代理商開展業務是否實現了真實銷售;(3)渠道代理商或其主要負責人是否曾在發行人處擔任職務,是否存在發行人控制或變相控制渠道代理商的情況。請保薦代表人說明核查程序、方法,并發表明確核查意見。

證監會2018年3月9日發布的深信服科技創業板首次公開發行股票申請文件反饋意見顯示,請發行人詳細說明報告期內各類業務毛利率波動的原因;(2)請發行人列示不同業務的不同子類產品的收入、毛利率,并詳細說明毛利率變動原因;(3)請發行將不同業務類型的毛利率分別于可比上市公司進行對比,說明毛利率差異的原因及合理性。請保薦機構和申報會計師核查并發表明確意見。

2017年業績暴漲146%

數據顯示,深信服科技2014年至2017年實現營業收入分別為94,959.15萬元、131,875.83萬元、175,004.68萬元、247,247.45萬元;實現歸屬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凈利潤分別為23,284.97萬元、34,422.31萬元、24,322.28萬元、59,992.86萬元。

深信服三年稅收優惠6.8億分紅8億業績暴增恐成曇花

數據可見,深信服科技2016年凈利潤較2015年下降了29%,但2017年凈利潤較2016年增長了146%。

應收賬款計提比例過低被疑粉飾業績

招股書顯示,深信服科技2014年至2017年應收賬款賬面余額分別為8,284.46萬元、13,591.16萬元、15,585.56萬元、26,977.23萬元。

深信服三年稅收優惠6.8億分紅8億業績暴增恐成曇花

6個月內計提比例為2%,6-12個月計提比例為15%,1-2年計提比例為30%,2-3年計提比例為70%,3-4年、4-5年、5年以上計提比例均為100%。

深信服三年稅收優惠6.8億分紅8億業績暴增恐成曇花

值得注意的是,深信服科技大部分應收賬款賬齡均在6個月內。2014年至2017年6個月內應收賬款賬面余額分別為6,229.42萬元、11,685.29萬元、12,886.79萬元、21,663.96萬元。

據金融投資報報道,有市場質疑認為,深信服科技看似給予應收賬款很高的計提比例,但實際上真正需要大額計提的部分卻只有極低的2%。如果按行業普遍的計提比例計提,將吞噬公司更多的利潤。過低的計提比例,無疑存在粉飾業績的嫌疑。

毛利率連降三年遠超行業均值

深信服科技2014年至2017年毛利率分別為84.29%、80.80%、78.66%、75.50%。同行業公司分別為啟明星辰、綠盟科技、美亞柏科、藍盾股份、任子行、北信源。行業平均值分別為66.01%、61.67%、63.85%、63.36%。

深信服三年稅收優惠6.8億分紅8億業績暴增恐成曇花

啟明星辰2014年至2017年毛利率分別為66.58%、68.50%、66.81%、65.91%;綠盟科技同期分別為78.02%、78.31%、77.81%、79.26%;美亞柏科同期分別為63.73%、65.49%、65.39%、63.54%;藍盾股份同期分別為41.57%、38.06%、52.40%、54.64%;任子行同期分別為58.20%、65.27%、57.80%、45.81%;北信源同期分別為87.93%、54.37%、62.91%、70.98%。

稅收優惠占歸母凈利潤比例高:2016年占84%2017年占48%

數據顯示,深信服科技2015年至2017年稅收優惠合計分別為18,408.82萬元、20,547.21萬元、28,906.20萬元;歸屬于發行人母公司所有者的凈利潤的比例分別為53%、84%、48%。

深信服三年稅收優惠6.8億分紅8億業績暴增恐成曇花

深信服科技表示,發行人所享受的增值稅稅收優惠、企業所得稅稅收優惠符合《企業所得稅法》及財政部、國家稅務總局的相關規定。發行人稅收優惠對凈利潤的影響符合軟件企業特點。2015年稅收優惠占扣除非經常損益后凈利潤的比例較高,主要是受到同一控制下企業合并產生的子公司年初至合并日的當期凈損益作為當年非經常損益影響。如國家對軟件企業、高新技術企業的稅收優惠政策發生變化,則可能對公司經營業績產生一定負面影響。

證監會反饋意見中要求深信服科技說明各項稅收優惠政策的內容是否合法合規等問題。

未及時依法納稅成為“污點”2017年被處罰11起

據經濟導報報道,深信服擬招股書顯示,2015年1月1日至今,深信服及其子公司共受到稅務部門處罰26起,其中因丟失已開具發票而受到處罰23起、處罰金額合計1.07萬元;因未按期辦理納稅申報或報送納稅資料而受到處罰3起、處罰金額合計0.01萬元。公司在2017年被處罰11起,為報告期最多的一年。

另外,公司子公司深信服網絡于2016年9月收到深圳市國家稅務局第二稽查局的《稅務處理決定書》,主要內容是:2012年8月-2013年10月,將購入的貨物57.05萬元用于無償贈送未按規定視同銷售處理,少申報增值稅、企業所得稅;2011年11月-2013年6月,受托開發軟件產品收取金額共2238.92萬元,合同約定形式的技術秘密轉讓權由深信服網絡獨家享有,未申報增值稅收入。

《稅務處理決定書》稱,公司的上述行為違法了國家稅法多條相關規定。深圳國稅局要求深信服網絡補繳2012-2013年增值稅96984.83元、2013年少繳的企業所得稅65655.32元、2011-2013年少繳的增值稅3253124.36元,并依法加收滯納金。

相比于深信服網絡補繳的340余萬元的稅款,8名自然人股東何朝曦、熊武、馮毅、張開翼、郭棟梓、夏偉偉、鄧文俊、王力強2016年改制時欠繳的3528.1萬元個人所得稅數額之大更讓人大跌眼鏡。

2016年12月5日,深信服有限全體董事召開董事會,審議通過了整體變更設立股份公司的議案,并確定以2016年9月30日為基準日,將公司經審計凈資產8.68億元(其中資本公積2.27億元,盈余公積3000萬元,未分配利潤5.15億元)折合成3.6億股份,余額5.08億元計入資本公積。

根據稅法規定,股份公司改制設立過程中以資本公積、盈余公積、未分配利潤轉增自然人股本,應按照利息、股息、紅利所得繳納個人所得稅。按此規定,何朝曦等此次改制應繳納個人所得稅3528.1萬元。

但直至2018年1月12日,也就是公司即將上發審會的前夕,上述8名自然人股東才向稅務局足額繳納上述改制個人所得稅。

依法納稅、妥善管理好發票是企業和公民的法定義務,深信服及其子公司、股東在報告期內的納稅表現,可能成為其上市的主要“污點”。

子公司深信服網絡因少繳增值稅被行政處罰

據深信服科技招股書顯示,2015年7月16日至2016年9月19日,深圳市國家稅務局第二稽查局對深信服網絡2011年1月1日至2013年12月31日期間的納稅情況進行了檢查,并于2016年9月20日出具了《稅務處理決定書》(二稽處[2016]83號)。

深信服網絡主要問題為:(1)2012年8月-2013年10月,將購入的貨物57.05萬元用于無償贈送未按規定視同銷售處理,少申報增值稅、企業所得稅,違反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增值稅暫行條例實施細則》第四條第八項和《中華人民共和國企業所得稅法實施條例》第二十五條的規定;(2)2011年11月-2013年6月,受托開發軟件產品收取金額共2,238.92萬元,合同約定形式的技術秘密轉讓權由深信服網絡獨家享有,未申報增值稅收入,違反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增值稅暫行條例》第一條和《關于軟件產品增值稅政策的通知》(財稅【2011】100號)文第一條第(三)項的規定。

對此,深圳市國家稅務局第二稽查局進行了處罰:(1)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增值稅暫行條例》(國務院令2008年第538號)第一條、《中華人民共和國增值稅暫行條例實施細則》第四條第八項和《中華人民共和國企業所得稅法實施條例》第二十五條的規定,追補深信服網絡2012-2013年少交的增值稅96,984.83元、2013年少交的企業所得稅65,655.32元,并依法加收滯納金;(2)《中華人民共和國增值稅暫行條例》第一條和《關于軟件產品增值稅政策的通知》(財稅【2011】100號)文第一條第(三)項的規定,追補深信服網絡2011-2013年少交的增值稅3,253,124.36元,并依法加收滯納金。

2016年9月26日,深信服網絡已按照《稅務處理決定書》(二稽處[2016]83號)繳納了上述稅款335.01萬元及滯納金106.60萬元。

三年分紅8億元

深信服科技2015年至2017年共進行股利分配80,484.48萬元。

2015年9月8日,經香港深信服董事會審議通過,向全體股東派發股利5,037,600美元,折算成人民幣32,062,426.31元。

2015年12月31日,經深信服有限董事會審議通過,向全體股東派發股利人民幣200,000,000元。

2016年8月1日,經深信服有限董事會審議通過,向全體股東派發股利人民幣45,000,000元。

2016年9月26日,經深信服有限董事會審議通過,向全體股東派發股利人民幣100,000,000元。

2016年9月29日,經深信服有限董事會審議通過,向全體股東派發股利人民幣25,000,000元。

2016年12月12日,經香港深信服董事會審議通過,向全體股東派發股利14,907,600美元,折算成人民幣102,940,887.34元。

2016年12月20日,經香港深信服董事會審議通過,向全體股東派發股利18,025,219.75美元,折算成人民幣125,040,661.08元。

2016年12月31日,經香港深信服董事會審議通過,向全體股東派發股利2,556,442.14港元,折算成人民幣2,286,763.07元。

2017年2月15日,經香港深信服董事會審議通過,向全體股東派發股利9,400,000美元,折算成人民幣64,514,080元。

2018年1月9日,經公司2018年第一次臨時股東大會審議通過,以截至公司2017年9月30日的總股本360,000,000.00股為基數,向全體股東每10股派發現金紅利人民幣3.00元(含稅),共派發現金股利總額10,800.00萬元(含稅)。

第三大股東DB入股時間、入股資金招股書只字未提

據金融投資報報道,在市場質疑的焦點中,深信服信息披露不透明也是其中之一。深信服2016年變更設立股份有限公司,此時合計已有17名發起人。除創始人三人持股比例在5%以上外,其余14名股東里持股比例5%以上的僅一名,為Dia-mondBrightInternationalLimited,持股比例為20%,位列該公司第三大股東。DB實際控制人為知名風投機構蘭馨亞洲投資集團。

而作為位列公司第三大股東的DB,是在何時入股?多少資金入股?深信服卻沒有在招股說明書中給出更多的信息,僅僅只是簡單的介紹了其股權結構。

從蘭馨亞洲投資成功案例來看,多家投資標的實現美國上市,獲利后順利退出。而蘭馨亞洲投資公司在業內人士看來依舊是財務投資。有業內人士認為,深信服或與蘭馨亞洲之間存在對賭協議。

此外,如果深信服成功上市,蘭馨亞洲選擇退出只是時間問題,考慮到蘭馨亞洲持股量巨大,拋售將對股價產生明顯影響,深信服如何緩解蘭馨亞洲退出對二級市場的影響,也是市場關注的焦點。

盈利增長難以為繼

據投資時報報道,盡管云計算業務正值行業爆發期,但大部分計算機公司均以軟件業務見長,而云計算不是一個可以獨立存在的技術,它需要很多底層硬件的支持才能夠順利運行。這也就意味著硬件部分的成本高低決定云計算業務毛利率的高低。

招股書顯示,深信服2014年至2016年及2017年一季度(下稱“報告期內”)分別實現營業收入9.50億元、13.19億元、17.50億元及3.77億元,同期凈利潤分別為2.33億元、3.48億元、2.46億元及0.18億元。營收雖保持增長,但深信服2016年凈利潤同比下滑29.27%。

一方面營收增長緣于云計算業務營收增長,但云計算業務毛利率偏低的同時,亦出現逐年下降的態勢。

招股書顯示,報告期內,深信服主營業務毛利率分別為84.29%、80.8%、72.66%和77.42%。其中云計算業務毛利率僅為70.92%、51.23%、57.15%和55.84%。而云計算業務總營收占比分別為0.83%、5.45%、12.65%和16.64%。

深信服招股書中表示,“公司成本結構中原材料成本占比較高,特別是云計算業務中服務器成本較高,若未來原材料價格因上游供貨商集中度提升等原因出現上漲,將導致公司主營業務毛利率存在下降風險?!?/p>

與此同時,隨著云計算行業競爭加劇,深信服銷售費用亦水漲船高,甚至重金聘請體壇明星鄒市明和諶龍代言,而其銷售費用率卻已遠高于同行業上市公司平均水平。

《投資時報》記者了解到,近幾年深信服對外的大量推廣活動基本都以云計算業務為主導。招股書顯示,報告期內,深信服銷售費用分別3.84億元、4.76億元、7.66億元和1.93億元,同期銷售費用率分別為40.40%、36.11%、43.76%和51.19%。而2014年至2016年同行業可比上市公司的銷售費用率分別僅為19.11%、17.61%和17.93%。

一旦高昂的銷售費用不能帶來同等的業績回報,深信服的盈利能力將面臨下滑風險。

除此之外,記者了解到,深信服產品銷售亦存在季節性風險。其中該公司三、四季度的銷售收入占年度總營收的比例在60%以上,且每年上半年銷售、訂單相對較少,年終訂單開始增加,產品交付則集中在下半年尤其是四季度。一旦一季度或者半年度的業績不理想,該公司上市后股價或許因此而產生波動。

行業巨擘陰影:前三甲均虧損深信服盈利背后的風險

據中國經營報報道,從市場整體環境來看,在國內云計算市場,特別是公有云市場,已有阿里云等巨擘占據半數以上市場份額;從深信服公司內部產品結構上看,安全業務每年都保持著20%左右的營收增長率和80%以上的毛利率,進入毛利率更低的云計算行業,對于一家擬上市的公司而言,勢必將影響財報表現。

金山云CEO王育林曾表示,云計算是一個2B的生意,而且頭部客戶占用量特別大,在云計算所有的行業中,用戶會遵從二八法則,即頭部企業會占絕大多數的消耗量。

“到2016年底,中國公有云的上半場已經結束了,后面的人再想擠到這個位置來的時候,需要比阿里云、騰訊云、金山云付出更多?!蓖跤炙?。

然而,行業前三甲的企業在當前無一不處于虧損狀態。在此行業大環境下,規模尚小的深信服,其云計算業務卻早已實現盈利,這一反差也引起了業內人士的關注。

IDC中國企業級研究部研究總監周震剛分析了深信服的案例,深信服的業務模式和上述列舉的幾家公司不一樣。深信服云業務主要是銷售云管理軟件、一體機和相關的管理實施服務,主要是幫助用戶落地私有云,也就是說在銷售私有云的軟硬件,并不做云的運營;其他幾家則是以公有云為主,這是種重資產模式,因為需要投資建設和維護一個或數個大型數據中心,投資回報周期會很長。但巨頭企業一旦進入這個領域,影響與威脅還是會有的。

而從市場銷售方面,一位阿里云人士認為,深信服的主要云計算產品是企業云、桌面云,通常需要更多的銷售推廣費用,方可贏得市場,如阿里云的市場銷售渠道多是公司自己進行拓展,但這種方式對于中小型軟件公司而言,難以長期支撐如此巨大的開支。

記者了解到,深信服當前的產品銷售中,90%以上的營收均由代理商渠道完成。

“這種模式的缺點也很明顯,一旦市場出現變化,或者競爭對手給出更多的讓利,這些渠道就可能失去,屆時便意味著重新自建市場銷售渠道,影響可能會是致命的,不過就目前來看,發生這種情況的可能性還比較小?!備萌聳克?。

實控人境外企業多是空殼

據華夏時報報道,“根據招股說明書,報告期內,為解決同業競爭及關聯交易,公司對同一控制下的9家公司進行了收購。收購上述企業價格的定價依據,是否公允、合理,是否存在低價轉讓的情形,交易價款支付情況,是否履行相關外匯、對外投資審批程序,是否存在法律風險?”3月9日,證監會對深信服下發的《反饋意見書》提出了多項問題。

招股說明書顯示,深信服目前擁有13家子公司,其中7家的注冊地在海外。而在這13家子公司中,有10家在2017年出現了虧損,境外的7家子公司中,6家虧損。

相較于子公司業績的虧損問題,證監會更疑惑的是深信服的控股股東和實際控制人設立的其他的海外公司的目的?!笆導士刂迫嗽誥懲饃枇⒌鈉淥笠稻止善教?,無實際業務。上述境外企業設立的原因、必要性和合理性,未來計劃安排,存續期間是否存在違反境外相關法律法規的情形,是否存在違反外匯、稅務等相關主管部門的法律規定的情形?”證監會在《反饋意見書》中問道。

招股書顯示,公司已在馬來西亞、印度尼西亞等國家設立海外子公司,未來公司也將繼續開拓國際市場。通過發展國際業務,公司可以第一時間接收國際相關行業發展的最新動態,為未來業務發展進行探索布局,并能夠通過參與國際市場競爭,提升產品的市場競爭力和品牌的影響力。隨著公司國際業務投入的加大,國際業務的虧損可能進一步增加。此外,如果未來海外子公司所在地的經營環境、政策、法規發生重大不利變化,或者匯率發生重大不利變動,也可能導致公司存在國際化經營的風險。公司子公司在存續期間不存在重大違法違規行為,境外設立企業不存在違反外匯、稅務及當地主管部門的法律法規的情形。

董秘向公司借錢買房

據華夏時報報道,“2016年,發行人實際控制人熊武、董事會秘書蔣文光向公司借款合計285萬元。其中實際控制人熊武的拆借資金實際為提前支付的分紅款,且資金在2天后即歸還,因此未計利息。

蔣文光的資金拆借主要是由于個人購房的資金需求,并按照同期銀行存款利率計算利息并實際支付;該等借款已于2016年12月12日前全部歸還?!鄙钚歐饈?。

為此,《華夏時報》記者在3月19日就收購子公司、關聯交易和拆借資金等問題致函深信服,截至發稿前,未獲回復。

中國人民大學法學教授劉俊海告訴記者,從證監會對深信服的反饋書中可以看出,深信服的組織結構里海外公司太多,而且實控人在海外有很多是空殼公司,并沒有實際的產品和實際的業務,這種情況本身就會令投資者產生懷疑。

“沒有實際業務,你的錢是哪兒來的,靠什么能掙錢,靠什么支撐公司的業績?公司涉及到的關聯交易,交易有沒有可比價格?有沒有可比第三方?有沒有必要?證監會的問題問得都很好,希望企業能夠認真回復?!?/p>

劉俊?;怪賦?,上會企業一旦露出馬腳,撤回申請是不是就萬事大吉了呢?當然不行,涉及到的違法事項,該怎么處罰就怎么處罰,繼續調查處理。不能三十六計走為上,不能讓這些企業能騙就騙,上不了就跑。

報告期內存在1起合同糾紛及1起勞動糾紛

招股書顯示,報告期內深信服科技存在1起合同糾紛,原告為北京智信仁達信息技術有限公司,被告為深信服科技、石家莊在創業科技有限公司。

原告認為,被告在已將保定、承德地域的獨家合作權授予原告的情形下,另行授權他人在上述地域進行合作違反合同約定。要求被告賠償各項經濟損失共計1,480,621.00元。

河北省保定市中級人民法院裁定發回重審,目前重審尚未審結。

報告期內深信服科技存在1起勞動糾紛,原告為林宏圖,被告為深信服科技,原告認為,被告單方面解除其與發行人的勞動合同等行為,屬于違法解除勞動合同。要求被告支付賠償金及勞動報酬等合計889,448.99元。

2017年7月18日,深圳市南山區人民法院作出《民事判決書》([2016]粵0305民初12315號),判決發行人向林宏圖支付生活補貼72,000元,未休年休假工資29,935.05元,2016年5月17日至2016年5月31日期間工資5,600元,并判決駁回林宏圖其他訴求,原告不服并提起上訴。

深信服三年稅收優惠6.8億分紅8億業績暴增恐成曇花
熱搜:分紅,業績 收藏
圖文熱點
adr04